分享到:

女性灵活就业新机遇

来源:中国科技财富 作者: 2021年01月21日
[导读]  
  

  一夜醒来,中华大地多个地方成了疫情地区,相似的历史,不同的措施突然觉得,“保就业”成为社会所共同面对的命题。

  就业是最大的民生。面对持续不走的新冠疫情,如何科学研判就业形势,出台一系列有力措施,减负、稳岗、扩就业并举,千方百计稳住就业基本盘,关系着很多人的生计。旷日持久的疫情下,受到波及的不仅各个行业,这些行业下生活的人更是经历了人间百态,有的为了生活甘愿“007有的在面临破产下拼尽全力而有的为了寻找工作而断愁肠……

  疫情给国内外经济带来创伤,也让更多的人意识到,我们平静安宁的生活,摧毁起来到底有多“容易”。数据显示,在我们的可支配收入中,有73%来自于劳动所得。也就是说,收入中绝大部分是来源于工资。一旦丢失工作,收入将会中断。原来朋友圈晒旅游、晒小资等精致、轻奢、仪式感之类,现在都成晒电商、晒拼购了。

  饷店店主丽丽曾对生活充满了疑惑,毕业这几年在郑州、深圳、杭州很多地方都待过,做过课程顾问、电商、设计等。年轻的时候总觉得年龄不是问题,能去得了远方、也能回得去故乡。但在今年,年龄却成为她最大的门槛。因为疫情下岗后,丽丽开始四处找工作,但人事一听30岁,没对象,立马失去了兴趣,害怕结婚生孩子……

  丽丽的遭遇不是个例,它代表了以女性为主体的弱势群体,在面对社会竞择,尤其再叠加疫情等不可抗外力时,那种被“大势”所裹挟的无力感,让她们觉得“人生如浮萍”。

  后来,丽丽加入了饷店,开始尝试向自己的社群提供产品,通过努力,当月收入就破万,此后丽丽与饷店一起成长,不仅有了可观的收入,也找到了精神层面的归属感。

  丽丽只是饷店超200万名普通店主之一,也是去年以来疫情影响下灵活就业大潮的一个缩影,不仅解决了他们生活的后顾之忧,提供了温暖的精神港湾,同时也让他们的生活不再“漂浮不定”……

  困境

   “咳咳咳……”在飞往美国的航班上,挺着大肚子的杨晶吃力的蹲在狭小厕所旁呕吐不止。几个月前,她被诊断出患有一种罕见并发症,自己和两个孩子的生命随时会有危险,于是她辞去了自己的工作,开启了海外的求医之旅。然而,手术费、住院费和生活费,让她这个准全职宝妈身心俱疲,用她自己的话说,“身体和精神每天都在天旋地转。”

  同样因生育离开工作岗位而失去收入的还有阿敏。

  她是一个远嫁的姑娘,随丈夫一同到上海打拼。后来,她因孩子出生而选择在家照看,成为了全职宝妈。待到孩子稍大些,重返职场的她格外珍惜已有的工作机会,全身心投入其中。但没过多久恰逢裁员潮,只知努力工作和照顾家庭的她不幸被裁,阿敏没有任何心理准备,以致于在收到辞退通知时久久难以置信。事后经理告诉她真实原因,“你会因为家庭而分心。”

  杨晶和阿敏都是因为生育而离开了工作岗位,对于女性就业来说,最大的挑战就是生育后的就业问题,这也是女性就业的核心问题。据统计,58.25%的女性遭遇“应聘过程中被问及婚姻生育状况”,结果也或多或少被参考用于招聘录用和考核,一些女性甚至因生育而离开了工作岗位,而受同样问题困扰的男性仅占1.34%。生育,已经成为女性职业发展的主要瓶颈。

  饷店明星店主倩倩对此也有切身体会:“职场妈妈不易,当孩子长大后满怀激情准备重返职场时却屡屡碰壁,面试公司说,我们相信你能力出众,但对你能付出的时间和精力存疑,毕竟你还得照顾家庭。”

  据了解,很多女性为了家庭失去工作后,并没有获得额外的关注和关爱,反而因无业加剧了她们在家庭和社会的弱势程度。某高校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曾做过调查显示,很多家庭妇女因为经济依靠丈夫,家庭地位和话语权也与日降低,从过去的顺从甚至到了迎合的程度,被欺负时也只能维诺是从。

  一些媒体分析,这些现象的产生,很大归因于女性放弃自身发展投入家庭奉献的社会默认,以及背后的性别不平等观念。店主杨帆表示,当她提出想重回职场时,父亲却说“把娃带好就行了,以后还要辅导作业,哪里来的时间上班”,杨父的观点在某种程度代表了很多人的想法,甚至包括了很多女性本身。

  当新手妈妈把大多时间、精力都放在宝宝身上时,被困住的不仅仅是工作,更多的是人生方向和自身的社会价值,用店主维迪的话说:从那一刻起,其实人生已经谢幕了……

  重生

  “母子平安!”这个喜讯让杨晶和家人们都觉得之前的努力是值得的,但是巨额的支出让家庭生活也变得拮据起来。

  为了节省开支,杨晶平时基本选择团购、拼团等比较省钱的购物方式,并且加了很多购物群偶然的一天,有人向她推荐了饷店,里面的商品价廉物美。使用一段时间后,杨晶想让更多与自己经历相似的人享受这样的服务,于是她注册成为了饷店店主。因为有销售的过往工作经历,所以推荐商品和与顾客沟通交流等应对自如,逐渐地,杨晶开始有了比较可观的收入,逐渐摆脱了拮据的日子。

  杨晶经常说,真的非常感谢饷店,不仅让我的家庭收入有了很大提高,也让我有更多时间照看宝宝,“不仅如此,它让我重新融入社会,经济独立也让人生更加丰满和有意义。”

  对于饷店的看法,艳杰很认同杨晶,她说:“通过饷店将高性价比的商品精准推送给身边真正需要的人,让我找到了内心的成就感和被需要的感觉。”

  新闻专业出身的艳杰2018年回到老家后,考入了重庆日报集团成为了一名记者,回到家人的身边再加稳定的工作,一切开始了向上向好发展。然而命运弄人, 第二年她被确诊患了乳腺癌。“为了养病,只能离开工作岗位”,但清闲的生活并没有让艳杰安下心来,反而让她如坐针毡,“看着身边的同龄人干得红红火火,有加薪的有晋升的,感觉人生没有了方向。”

  后来经过朋友介绍加入了饷店,艳杰通过5个月的努力实现了经济独立,“比之前做媒体好很多”。不仅收入方面,对于身体方面也很适合,“我基本是比较安逸的状态”,用她自己的话说,“这算是我人生的高光时刻了”。

  数据显示,饷店店主中基本为女性,其中大部分是宝妈二宝妈。据了解,店主作为一项新兴职业,尤其在疫情阴云下,为大量因为照顾家庭或其他原因而放弃工作的女性重新提供了就业机会、渡过困境,让她们重振自我,同时也为大量各行各业的职场女性助力赋能。

  店主王老师曾是一名穿搭方案个人培训讲师,有十七年的授课经验。一个偶然的机会,开始与饷店合作并开始授课。目前,她每天都在用心经营着自己的店,并亲自撰写4000字以上的货品文案。如此的干劲十足,不仅因为有了一个稳定的供货平台,同时还能帮助到更多的人,更多的女性。

  饷店,不仅让王老师自己的人生发展有了一个全新的升级,也为千千万万的女性实现了自我提升和社会价值。

  竞争

  近年来,随着我国平台经济持续繁荣,一批电商平台企业发展起来。在这些平台上,大量经营者入驻,并依托于此开展经营活动。但是有些电商平台为了巩固竞争优势,限制甚至强迫平台内的一些商家只能与自己开展交易,不能到其他平台上经营,不仅对商家造成了损害,也侵犯了消费者的正当合法权益,更不利于建立健康的市场竞争秩序。如果放任这种做法任意蔓延,将有损我国经济的“肌体健康”,不利于千千万万企业支撑起来的就业创业的有序发展。

  去年8月开始,某电商平台对梦饷集团发起的“二选一”违规竞争,不仅削弱了新电商平台带给消费者的价廉物美商品和逐渐与日俱增的信心,也严重影响了包括很多女性在内的店主们的成长和收入。

  “作为一名店主,刚开始只是从新闻里看到了,还没有这么深刻的感触”,王老师说,“可是现在,感觉一切都改变了,因为没有持续的高质量货源,很多穿搭方案是无法实现的。”

  本来想着为一些女性提供一个收入的平台和途径,帮助她们实现自我提升和社会价值,“但是可能有点遇挫了。”王老师认为,这不是影响她一个人的事情,而是影响了很多人、她自己的很多学员。现在,王老师最大的期望就是坚持好好做下去,平台也能够渡过这次危机,“让我继续帮助更多的人。”

  对于很多店主来说,加入饷店只是刚刚起步。据了解,他们之前有的因病失业,有的因适育而被歧视,有的想“更上一层楼”而兼职,有的因生娃而丢工作,等等。疫情阴云下,很多企业、门店等受冲击,一些人不得不离开工作岗位,走上再就业之路。

   “电商平台为很多再就业者带来希望”,艳杰说。然而,本来好端端的生活,被“二选一”违规竞争打破了。“自从有了这个‘二选一’后,收入变少了,相当于打了八折”,很多忠实顾客因为信赖的商品下架了,对艳杰也不再信赖了。

  现在,她总感觉像是回到了过去,每天陷入了焦虑,总感觉突然哪一天自己会再次失业。艳杰说,相信任何人遇到类似事情都会非常焦虑和着急的,“因为很多人包括我自己在内都是全职在做店主,如果顾客流失过多,就会很艰难的。”“希望一切都快快过去!”也许,这是艳杰目前最强烈的期待了。

  其实艳杰只是这次陷入“二选一”违规竞争漩涡的一个缩影,还有更多人饱受“煎熬”。

   店主阿宝坦言,“影响还是比较大的,很多消费者今天预定或者购买的商品,第二天就下架了,所以我要耗费很大力气去解释原因。”有一些消费者是可以理解这种企业间的竞争行为,可有一些不理解,转而去了其他平台,“一些顾客就这样流失了。”

  对于经历过裁员潮的店主虹虹来说,对这种事情她很敏感。她目前是全职店主,因为很多品牌下架,影响相对也大一些,“虽然总会有新品牌入驻,同时也会有一些老品牌流失,而且有些还是顾客比较信任、粘性比较强的品牌。”这对于支撑一个家庭的女性来说,不吝是一次“危机”。

  本来想通过店主副业补强主业收入的不足,但由于“二选一”的影响,品牌的流失导致相应顾客的流失,店主晓明说,“所以我现在需要通过‘副’副业补足我副业的损失”,虽然晓明以“游戏人生”的态度面带微笑着谈论这一切,但因为“二选一”带给她的酸涩情绪,却传递到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二选一”违规竞争从去年8月份一直持续至现在,虽然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要求严厉打击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行为,但直到最近,依然有一些品牌被强迫要求下架,“二选一”依然在进行。

  扬帆

  疫情对经济运行带来较大冲击,也正在深刻地改变社会。面对困境,有的人“退居二线”,有的人临危见机、奋起直追。目前,我国正从疫情的泥淖中复苏并处于坚韧的上升期,因为我们每个人都相信,遇到困难必须“事在人为”。

  政策为“新个体经济”积极松绑,“地摊经济”唤回了人间烟火,新电商、网络直播等多样化的灵活自主就业形式得到充分发展,吸纳的就业人数也越来越多。与传统电商相比,新电商的就业门槛相对较低,但参与度更广,为女性就业和灵活就业提供了新机遇。而这些,都离不开在线新经济的创新创业者们,为线上新个体的发展努力打造的基础。

  社交网络的出现,让女性得以将磅礴的消费力,转化成对于商业社会的影响力。本身对健康和美有着更高要求的女性,喜欢参与社群、喜欢向他人分享,并且能从中感受到快乐,这是她们的优势,也是女性群体的新力量”,梦饷集团董事长王敏说,“女性们的就业问题不仅仅解决的是经济上的就业问题,更是关系到在女性新时代中,女性发展的价值与尊严问题。饷店不仅能帮助女性创业创收而且还能提升她的个人魅力,丰富她的社交圈子,减轻她的家庭负担,让其自身的价值得到最好的实现。

  根据公开数据显示,我国数字经济占GDP比重达1/3以上,已经成为推动我国经济提质增效、转型升级的新引擎。新时代下的新形势促使人们生活方式的变更,在线经济呈现出了爆发式增长。

  “是饷店把我从每天围着孩子照顾起居的枯燥生活中解脱出来”,店主刘童说,“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把我的小事业经营好,让更多的人信任我,看到我卖的好东西。”如今的刘童正带领着她的团队,向着地平线的曙光方向,进发……

  一份体面的工作和可观的收入背后,是饷店为广大女性群体提供公平的资源分配,促进女性独立思考与经济独立。

  对女性尊严与发展的重视不仅是社会进步的体现,也是促进社会可持续发展和人类身心健康的重要行动。饷店在商业领域中通过创新商业模式解决实际的社会真实痛点,为更多人提供了这样的生存和发展机会,这也始终是梦饷集团的初心——成就他人。

  成就他人,也正是包括王老师在内的千千万万店主始终践行的初心,用饷店赋予自己的能量去照亮别人前进的路。现在,王老师最大的期望就是通过稳定的平台和自身的经验帮助更多的人,正如她每篇文案的“标配”所言,“王老师的选款是审美的保证,专柜正品是品质的保证,21天退换货是放心的保证”。正是这些女性们孜孜不倦的坚守和践行,最终凝聚成饷店的品质和力量,成为疫情下照亮彼此的熹微晨光。

点击下载:
Copyright © Science and Technology Dail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科技财富》杂志社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10-58884176 来信与投稿:kjcf2013@163.com
京ICP备18063758号-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15号 邮编:100038